爱游戏官方网站

爱游戏官方网站> 质量监督

关于检查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畜牧法》实施情况的报告

  按照省人大常委会2021年工作安排,省人大常委会把检查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畜牧法》(以下简称《畜牧法》)实施情况作为常委会重点监督工作,由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、副主任孙轶带队,于2021年6月—7月对我省贯彻实施《畜牧法》情况开展执法检查。执法检查组先后赴本溪、抚顺、朝阳、阜新4个市,深入畜禽养殖、种畜禽繁育、畜禽加工销售企业开展实地检查,召开座谈会,认真听取市政府和相关部门的工作汇报,并与基层代表深入交流,全面了解我省贯彻实施《畜牧法》的情况。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:

  一、法律贯彻实施的总体情况

  《畜牧法》自2006年实施以来,我省不断加大宣传力度,严格落实法律主体责任,按照农业高质量发展的要求,提高畜牧业现代化水平,取得了积极成效。

  (一)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初见成效

  一是明确责任分工。制定《辽宁省地方畜禽品种资源保种场管理办法》《关于加强农业种质资源保护与利用的实施意见》,明确了保种场、管理单位及有关责任事项,逐步形成了原产地保护和异地保护相结合的保护体系。二是加大保护力度。组织保种成效综合评估,开展技术指导和培训,确保保种群数量、体型外貌、性能等均符合要求。目前,我省荷包猪、复州牛、大骨鸡、辽宁绒山羊、豁眼鹅、中蜂等6个品种列入《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名录》,6个国家级保护品种及辽宁黑猪、沿江牛等列入省级保护名录。

  (二)种畜禽品种选育与生产经营稳步推进

  一是做好育种工作。开展“辽丹黑猪”新品种、抗病猪、辽育白牛、辽宁绒山羊、辽宁夏洛莱羊等选育工作。其中,辽育白牛核心群规模达到620头,辽宁绒山羊核心群种羊达到600只。二是改变监管方式。修订《辽宁省种畜禽生产经营管理办法》,除家畜遗传材料生产许可审批权外,将培育新品种中间试验环节审批权限下放至市级主管部门,将其他种畜禽生产许可权全部下放至县级主管部门。

  (三)畜禽养殖工作扎实开展

  一是积极解决用地问题。通过调整完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,对畜禽养殖用地通盘考虑,为畜禽养殖业发展预留用地空间。二是推进标准化规模养殖。创建国家级畜禽标准化示范场,扶持中小奶牛养殖场改造升级,引导畜牧业合作社发展壮大。三是推动畜牧业结构调整。先后印发《辽宁省畜牧产业发展指导意见》《关于加快发展牛羊驴特色产业的意见》等近十个政策文件,推动畜牧业发展。四是狠抓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工作。印发《辽宁省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工作方案》,坚持“源头减量、过程控制、末端利用”的工作思路,一体推进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。

  (四)畜禽产品市场流通安全有序

  一是严把交易环节。印发《辽宁省集中交易市场食用农产品质量安全提升工作方案》《关于试行食用农产品产地准出与市场准入制度的通告》,实现全链条监管。开展食品安全自查,开展“放心肉菜示范超市”创建活动。二是严守运输环节。加强道路和水路运输监管和查验,督促落实备案登记、凭动物检疫证明运输等。同时,落实高速公路“绿色通道”政策。

  (五)畜禽产品质量监管有力

  开展畜禽产品整治、非洲猪瘟防控、严厉打击制售有毒有害注水肉、严厉打击使用“瘦肉精”违禁药物违法行为等专项行动。2021年,全省共抽检畜肉5224批次,禽肉1887批次,蜂蜜688批次。通过严厉打击违法行为,建立起“从养殖到餐桌”的全链条监管体系。

  二、存在的主要问题

  (一)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工作仍需加强

  一是种畜禽技术力量薄弱。机构改革后,从事种畜禽工作的专业技术人员变动较大,工作体系被打乱,技术人员流失,科研与产业发展不匹配,造成种畜禽场经营不规范,质量管理、育种记录和规章制度不健全,引种材料、良种登记卡、系谱档案不完整等问题。二是遗传资源保护还需强化。由于长期重视畜禽生产,遗传资源保护工作还需要进一步加强。同时,由于财力支持不足、开发利用水平低等原因,导致畜禽遗传资源保护方面仍有一定差距。

  (二)畜禽养殖总体发展水平不高

  一是畜牧企业实力弱,产业链条短。我省地处农牧交错带,养殖条件得天独厚,但肉鸡、蛋鸡和奶牛之外的畜禽养殖企业小、弱、散仍占很高比例,企业养殖不能形成规模,标准化程度低,现代化水平不高,大多以畜禽初级产品为主,精深加工业发展程度低,产品附加值不高。检查中了解到,我省肉牛大部分以活体形式销往省外,阜新肉驴销售到北京、山东等地后加工成东阿阿胶等产品。二是种养结合程度不够。全省大部分畜禽养殖场(小区)没有自营土地,“种地的不养殖,养殖的不种地”的现象普遍存在,种植和养殖相互独立。种植业者常常因畜禽粪便施用不便捷、成本高、肥力低、肥效慢等因素,施用农家肥的意愿不强烈,养殖业者与种植业者供需的不平衡,导致“种养分离”现象较为突出。三是散养户畜禽粪污治理和利用问题突出。我省小规模养殖场,特别是散养户粪污治理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,粪污收集利用不规范,部分养殖户无粪污贮存设施或贮存设施不完善,资源化利用率低。农村公共畜禽粪污收集、利用或处理设施缺乏,粪污资源化利用企业因效益问题,不愿意收集、处理粪污。

  (三)畜禽养殖业抵御风险能力不强

热门文章
热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