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游戏官方网站> 宁夏新闻

陈树兰:选择了宁夏,我从未后悔

  宁夏,是一个群英汇聚的名字;宁夏,是一个满怀感恩的名字;宁夏,是一个开拓进取的名字。

  偏居西北的宁夏一直背负着“落后”的标签,也因此,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直至20世纪80年代,数十万来自天南地北、五湖四海的人们响应国家“支援大西北”的号召,背井离乡来到宁夏,为这一方土地的蓬勃发展倾尽心力。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“支宁人”!

  数十年来,一代代支宁人汇入时代的大河,用知识和技术的筋骨,支撑起了宁夏各行各业发展的根基,奏响了塞上江南奋起前行的乐章。

  波澜壮阔七十载,壮志豪情代代传。在新中国70华诞来临之际,请聆听支宁人向祖国“报告”。

用65年的奉献向祖国报告

10.jpg

今年88岁的陈树兰,依然神采奕奕。赫晨曦 摄

  “二丫头,走吧,自己闯去吧!”

 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当初离家时父亲对自己说过的话,至今仍令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教授陈树兰记忆犹新。

  已经88岁的陈树兰,当年决定远赴千里之外的宁夏时,万万没有想到,和父亲的这一别,竟是此生最后一面。

01.jpg

  1987年,在宁夏附属医院心导管室,陈树兰院长(左一)与张德利主任研究二尖瓣球囊扩张手术。

  1953年,陈树兰从中国医科大学医疗系毕业,随后和恋人刘善理响应国家支援大西北的号召来到宁夏。从此,这个长春姑娘,把一生的心血和满腔的热忱,都奉献给了宁夏医疗事业。她是宁夏内科学尤其是心血管内科的奠基人,率先开辟了自治区心脏病学介入领域,1957年做了宁夏第一张心电图、1961年做了宁夏第一例右心导管手术……她还曾持续多年深入城乡调查宁夏地区高血压、心血管疾病患病率和患病因素,为国家提供了关于我区心血管病的流行病学相关宝贵资料。

02.jpg

1952年8月28日,中国医科大学建设大西北来宁同学合影留念,第二排右一为陈树兰。

  漫漫医途65年,在陈树兰的心里,有一种情怀从未改变,那就是“要把病人永远放在第一位”。

  1959年10月1日,陈树兰作为宁夏优秀代表赴北京参加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庆祝活动。借此机会,她回到长春老家探望亲人,那是她远赴宁夏后第一次回家探亲。当时父亲已去世,母亲、弟弟和妹妹对她的归来十分高兴。但呆了没几天,她便着急了,“院里医生少,不放心病人。”和家人匆匆话别后,她登上了返宁的火车。

07.jpg

陈树兰为病人听诊。

  “我不后悔来到宁夏,当时宁夏需要大夫,而我恰好来到了这里。”对于别人眼中她对宁夏医疗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,陈树兰总是很平淡地解读。她的奉献与仁心,赢得了尊重与赞誉:她先后获得“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”“全国三八红旗手”“全国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”等荣誉,2017年9月获得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颁发的“终身成就奖”;2018年9月获“自治区成立60周年感动人物”荣誉称号。

03.jpg

1954年8月1日,宁夏省医院内科全体合影,前排右一为陈树兰。

  在超过退休年龄12年之后,几经申请,陈树兰离休了。然而离休只是一个形式,“学生要找,病人也要找”,“离而不休”成为她真实的状态。她被返聘,有她在,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内科领域的同事们觉得心里踏实。“在医院我觉得自己是充实的,这里有出生的欢喜,伤病的痛苦,死亡的悲伤,我能做的,就是尽我所能,救死扶伤。”

08.jpg


2002年,陈树兰院长与研究生贾绍斌、杨锐英讨论病例。

  在陈树兰的笔记本上,每天的安排满满当当:周一上午,到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特需一、二病区查房;周二上午,到心内科听年轻医生讲课并交流;周三上午,到全科二病区查房;周四上午,参加心内科病例讨论;周五到综合病房查房。每天下午的时间,则是宅在家:看书,学习,查资料。遇到好的内容,她第一时间分享给科里年轻的大夫们。“我刚来宁夏,我的老师胡善昌教我从不藏私,现在我教他们也得这样,这就是传帮带。”(宁夏建设工程质量信息网记者 杨丽 实习生 赫晨曦/文,图片除署名外均由采访对象提供

05.jpg

1958年,陈树兰医师在心电图室看ECG。

04.jpg

1984年,陈树兰院长在学校作报告。

06.jpg

陈树兰和丈夫刘善理的结婚照。

09.jpg

陈树兰工作照。

热门文章
热评文章